【维赛】漫游者

漫游者。

伪科幻预警,OOC预警。

标题取自站长三专同名单曲,曲与内容无关。

——————————————————

“我们可以卑微如尘土,但不可扭曲如蛆虫。”



 

维鲁特,黑客,生物学家,物理学家,设计奇才。

如此头衔,全是属于他维鲁特·克洛诺的。

后话是28岁还没有交往的女朋友。

但其实他只是个热爱虚拟网络的生物学者而已。

修长指节飞速游走在键盘上下翻飞运动,赤红眼眸直视面前发光荧屏滚动字符熟练敲出对应字码。右手两指手套护在小指与无名指以防长时间摩擦造成疼痛留茧,敲打键盘指尖力度轻重适中克制在一定范围。黑色衬衫挽在小臂露出白皙清瘦手腕,双手骨骼瘦削有力。

今天也是一如既往啊。

 

….。

这是?

一个简洁黑色加密频道出现在屏幕中央。

没几下就简单破开密码,这是政府特有的加密手法,一旦抓住规律就简单很多。

“——滋滋——!!!!”

巨大的电流声铺天盖地,吓的维鲁特差一点没有把耳麦扔出去。

我操,什么玩意。

一边暗骂一边调整音量与频率,电流声这才减弱变小逐渐温柔起来。

维鲁特盯着屏幕,一脸的莫名其妙。

什么啊。

这是恶作剧吗?来自外太空的调频。

维鲁特站起身,微微活动手腕起身抻拉坐了一天旧疾复发的后背。

不管怎样,先去吃晚饭吧。

火焰卷上天边的云霞,直到一抹胧月轻轻浅浅的出现在一边,维鲁特洗才干净手回到电脑桌前。他将从不离身的手套戴好,修长指尖再一次抚上键盘。

下拉刷新,调频的杂音消失了。

出现一段刚刚上传录好的视频。

维鲁特双击点开视频,一位瘦削的青年出现在屏幕上。一头霜白长发拖在身后打成长辫,鎏金色眼眸在暗夜中微微发光。那双眼睛金色浅的有些异常,粗略一看会以为是白色。但这这个人确实身穿宇航服,不过是在宇航舱里的便服罢了。

他安静的盯着镜头,半晌,沙哑的道出第一句话。

“你好,小黑客,我的名字是赛科尔·路普。”

“我来自塔帕兹,一个高新科技发达,四季温和的国家。”

“我是一名宇航员。”

“准确的说,我是一名被遗弃的宇航员。”

“咳呃,这本身是不应该让你知道的事情,也算得上是国家军事一级机密了吧,不过要是我死了,估计就再也没人知道这件事情了。”

“对你说一点吧。”

“这是一个被终止的计划,’漫步者’计划。”

“你知道吗,我保持你现在所看到的样子….已经二十年了。”

“我的身体受种了政府的特殊疫苗,肌肉不会萎缩,骨骼完全停止变化。”

“我是被这个疫苗治好癌症的骨癌患者。”

“在那之后,我就开始了宇航员的训练。”

“在被送上太空之后,我才知晓这个计划的全貌。”

“这是一个毫无人性可言的试验计划。”

“我将会被一个人送上距离地球有几光年的宇宙中去,探寻一个曾经被命名为K945-6083的钻石行星。”

“但是我只能一个人,并且我的储备粮是一个小小的生态系统,只要有光,我就能一直活下去。”

“那时我才知道,我已经是一个怪物了。”

“没过多久,地球总部与我切断了所有联系。”

“后来我才知道,这个计划本身就是违法的。”

白发的年轻人面颊的轮廓还相当温和,看起来年龄很小,约莫十八岁左右。他垂头轻轻笑了,唇角扬起的弧度很柔软,却有着不符合年龄的沉着和苦涩。

“对了黑客,既然你这么厉害,帮我个小忙吧。”

“帮我找个叫做维鲁特·克洛诺的人。”

维鲁特心下一惊,差一点没把手边的水碰洒。

“千万不要找错了。”

“白色头发,红色眼睛,好认得很。”

“那个维鲁特啊,我从小和他一起长大。”

“我想再见见他。”

维鲁特心想我哪认识你啊,我认识的那么多人里倒真有一个和你重名的,但是你们俩长得也太不像了点。

白发青年顿了顿,微微侧过头又看向镜头,金色的眼睛里沉甸甸的,堆积着厚重温暖的感情,那眼神里的不舍和思念,让维鲁特的大脑霎时间一片空白。

“现在是什么时间?几年几月?”

“你知道吗,我被送上飞船的那一天是…”

“2020年,4月,16日。”

温和清润的男声突然戛然而止,雪花点噪音充满耳麦。

维鲁特一脸更加莫名其妙的摘下了耳机,眉川纠结在一起。他从未听过这么荒诞的故事。

一个人飘荡在宇宙里10年?不吃不喝?

这压根就是有悖常理的。

并且能够持续提供10年的光,这艘飞船哪里来的电?

而且那样的目光…真的是给自己的吗?

他再一次刷新了页面,原本一片漆黑的调频猛然跳成了404页面。

………………..

不可能。

维鲁特再一次更新页面仍旧不见好转,进行简单的维护与修复后他才发现,这个频道早已在十年前就已经被停用。

…….这他妈的都什么事啊。

 

维鲁特仰过头,指尖微微按压眉心。

….

他说自己叫什么?

——赛科尔·路普?

…确实是有这个人。

维鲁特摘下眼镜,仰头正好看到一幅合照。

照片上两个年龄相仿的男孩子肩搭着肩,一个蓝发蓝眼,一个银发红眸。两个年轻人笑容肆意灿烂毫无顾忌,恰好是那个年纪该有的无所畏惧。

那个人。

也叫赛科尔·路普。

早就应该死去的,赛科尔·路普。

照片上的赛科尔·路普一头青蓝色短发,眼睛是极浅的蓝。而刚刚视频里的人,发色雪白而极长,一双眼睛又是那样的的金色。

怎么想都不一样。

但是维鲁特知道这个计划。

“漫步者”。

 

这个计划是他提出的。



这是他在18岁那一年作为物理学家的儿子,为了满足父亲的虚荣心做出的计划草案。

这个计划原本是用来研究宇宙射线与光照对于生物影响的,但是这个计划一经提出就受到了极大的两派意见。


因为这个实验一经启动就不能被终止,并且这种实验本身就对实验体有极大影响,在反复考虑后,他最终选择了撤回计划。


但是他从没想到,这个计划被偷走了…且付诸实施。


而骨癌抗对疫苗的基因提取,是他设计的整个实验方案。

并且最后这种血清并没有大量生产,只有十余支最初提取的样本完好。原因是价格太过高昂。


因为没有亲手实验所以并不知道究竟会不会发生基因异变,对于那十几只血清他的命令是全部冷存。

...现在可好了。

有人把血清偷走,并且用在了“赛科尔•路普”身上。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脑子里面一团乱麻,始终冷静的维鲁特猛地抓起手机,拨通了生物调研所的电话。

“我问你,当年我的骨癌抗对疫苗,究竟有没有变异可能?”

“少爷,有,但是可能是是十六万分之一。变异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对面的女性略微一沉吟,给了他答复。

手机落地的瞬间屏幕碎开漂亮的花纹,他只觉得脱力。


这不可能。

不可能。


他维鲁特•克洛诺认识的赛科尔•路普,是从小一起长大的,最好的伙伴。

是本应该因为骨癌死在18岁的,赛科尔•路普。

维鲁特指节发白地压着键盘坐直,迅速调出网页来。

404页面白光晃眼,晃到眼泪从眼角一滴滴渗出滑落在耳畔。精神高度集中在微微发光的荧幕上。敲打键盘力度渐渐失去控制噼啪作响,那一股狠劲,就像箭崩在弦上。

等到整个频道修复完毕已经是黎明,维鲁特指尖完全不受控制微微颤抖。他拖着鼠标点开刷新,那个页面再一次出现了。

那是一段很短很短的音频。

“黑客,我不知道你是不是维鲁特,但我觉得,你就是。”

“维鲁特的声音我太熟悉了,我知道他说话的小习惯。”

“他说话的时候最后一个字永远都会微微下压。”

维鲁特眼前只有曾经赛科尔那肆意却有不自知温柔的笑,心脏痛楚犹如裂帛,掀起一角暗沉而又缓慢地撕开。

“听着,我有话想和你说。”

“我切断了光源。”

“虽然终于能联系上你正好,但是我已经不想在活下去了。”

“准确的说,是不想作为这样的怪物活下去。”

“维鲁特,我活的太长了。”

“我活的这么漫长,我的时间里面,没有你。”

“我知道你一定会把频道维修好。”

“因为你的黑客技术是我一手练出来的,我可是最清楚啦。”

那骄傲的、孩子一样的语气,他却听到泪眼模糊。

“维鲁特,我要睡一下。”

“你知道吗,那针药太痛苦了。”

“我每晚每晚疼得睡不着。”

“打了针之后我的头发就开始变成白色。”

“我肉体的时间停止了。”

“我的视力已经下降到只能分辨光与暗。”

“但是啊,我的耳朵一点问题也没有。”

“你的声音还跟当年一样,但是更好听了,肯定有很多女孩子喜欢你吧?”

“维鲁特。”

“我没有力气了。”

“我好累。”

“现在,我真的要睡一下了。”

“晚安,维鲁特。”


音频播放结束。


页面突然跳转,变成了璀璨夺目的星空背景。

上面有一行维鲁特最熟悉的字体。


“不要在我的墓碑前哭泣,我从未长眠。”


End.


——————————————————



miu错,我是弥生,我回来了。

此刻的漫游者,曾经的冰风暴,惊天魔盗团,在不远的将来,都会回归。


打扰了。

祝您食用愉快。

评论(15)

热度(80)

© 羅剎寺修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