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烛亮起。

浓黑眼瞳倒映明亮闪烁焰火,不远处水光彼此交映落入眼底;层层叠叠,反复扩散开来的光点细密柔和,最终散落在暗滩深处。烛焰的影子原来是凉的——那些一团一团橘黄的光落在手背上,皮肤温顺呈现出光滑冰冷的丝绒质感。血脉筋络蜿蜒出低矮的山脉,骨骼全然不明晰,隐匿在皮囊之下未曾显现寸许。而错综复杂的暗纹一直延伸到腕间,顺着腕骨转进内肘顷刻消失不见。

 

指尖反复按压天神、丝线略微泛起亮银一般光泽紧贴指节;完好黑色皮革蒙成箱面,紫檀花纹在截面完全绽放出鲜丽模样。厚蜡阻隔之下实木冷香仍旧缭绕不散,猫皮被摩挲至色泽深重,低暗焰火下有不曾展现的柔和光晕。

起身抱琴、手臂用力持琴瞬间浴衣下滑露出清瘦小臂,因力量影响肌肉瞬时性拉出流畅干净线条。俯身鞠躬只觉片刻间有层层煞气剥落,领口滑开正露锁骨。只窥见线条刀斩般清晰明厉。落座调整姿势,踝骨每每转动脚背上青蓝血管便与脚趾一同改变方向、小腿毫无自觉紧绷凸显苍蓝棉麻覆盖下有力肌肉。

 

抬腕执拨、挺直脊梁,背后骨骼张开瞬间有如蝴蝶振翅。

 

象牙拨子在光下呈现出丝绸般水痕,绷紧的丝弦光亮如满月。

月亮在拨与线相碰的时刻倒映在水里。

 

万籁俱寂。

评论(6)

热度(5)

© 羅剎寺修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