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记

“他往那儿一坐,渐渐挪到角落里去,小栗旬过来给他添酒,两个人窝一块儿说话。一个呵呵呵傻笑乱说一个吧唧吧唧吃文字烧,明明是很熟稔的场景但是因为夜深醉酒或者单纯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小栗旬突然不笑了,生田斗真也放下筷子把脸埋进臂膀里了。道理谁都懂啊,可是故事太撩人,我能怎么办呢。”

“生田斗真当然不是没想过说要放弃自己的那点小破事儿,演人间失格那会儿他状态并不是特别好,他常常紧张的整晚整晚睡不着觉。他会抽烟,但是为了身体着想他从来都抽电子烟。那天比较出格的一点就是,小栗旬约他晚上出去喝酒。他对自己的事情闭口不谈,饭吃的有点沉闷,小栗旬没多说什么,出门时把一支烟塞进他手里。
他后来想了很久,到底为什么他会递给自己这一支烟呢。以至于在雪地里那场戏的时候他满脑子不是大庭叶藏,而是演花男时那场吻戏。”

”好像什么都能随时间去淹没。生田斗真想了很多,因为小栗旬乱七八糟的邮件忍不住笑,即便这种笑有时候并不适合。即便再怎么样他都,是一个人。“

“他只记得那天饭后两人持续不断的发短信,最后小栗旬发的是‘我到家了!’在节目上被问到他还说‘为什么要这么发短信,我是女朋友吗’这样的话,可是他真的很开心。”

截一段和朋友的对话 有脑补 有yy 玩笑话不要当真 有时间线错乱

评论

热度(7)

© 羅剎寺修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