舜远随笔

“尉州轻车都尉乔尽远,现代表全城献降。”

漫天呼啸风雪将他柔顺散下的长发吹起,白绸束在额前。男人赤足立在大雪里,整个人像是立在风雪里的一棵翠竹,高挑匀称,沉默地收敛起所有声息。风鼓起白色棉布袍子露出一寸锁骨,这样的天气,他只穿了一件衣服。而那双瘦到只剩指骨还在突兀显着的手里死死抱着一只箱子,他说为表诚意,献上城主的头颅。

“抬起头来,汉人。”年轻的特勤抽出长刀挑起他的下巴,那双茶色双眼里盛放着舜从未见过的幽深潭水,死水般泛不起一丝涟漪。“你凭什么认为我不会屠城?”

“特勤兵力强盛,尉州若战必败。”男人缓缓吐出一口气,白雾却并未模糊他视线。“只不过若是特勤执意攻城的话,城中每个角落早已布满薪火,”这样说着他抬起头,不卑不亢地笑了。

“大不了,鱼死网破。”

 

铮铮铁骨,霜雪傲然。

 

 


你们想看这个吗?


评论(10)

热度(23)

© 羅剎寺修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