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术师维鲁特和从者赛科尔的召唤场合

私设,ooc出没。



一地清辉倾泻而下,浩浩荡荡地布满整个地面。年轻魔术师眼睫低垂,清瘦修长的手托起厚重书籍。他仿佛并非立于此间之地一般,赤红眼眸泛起粼粼波光,银发映衬苍白肤色。召唤咒不知从何响起却细细密密潮水般涌满房间,无数灵魂吟唱之声使得玻璃发出轻微震动之响。

窗户紧紧闭合,月光被分割成六瓣。

地板上召唤阵由金属染料绘成,此刻在月光的照耀下光芒却仿佛被吸收般黯淡。他在念出最后一句咒语的同时伸出手,从书脊中熟练摸出猩红短匕在手腕上轻描淡写地抹了下去。血液滑落径直落入召唤阵,金属粉却在与血液接触的瞬间无比璀璨地散发出光芒。

青年颊边牵出冷冽锋利唇线注视着面前所发生的一切不发一言,直到光芒落下,召唤阵中间却空无一物。他仍是沉默不语,仅仅伸手压住了腕上涌动的血流随后转过身打算离去。

透明窗纱被不经意般抚起,柔软飘起又落下。

“小子,别那么着急。”

陌生声线掺和着笑意,一柄利剑般划破空气。青年僵在原地急速回身,蓝发少年翘着脚坐在窗沿,朝着他舔了舔虎牙。

“本事不小,魔术师。能够把塔帕兹的旧主从五百多年的沉眠里唤醒,有一手啊。”

少年漫不经心的打量着地上失去光泽的魔法阵,又低头看看自己一身富丽堂皇的旧代国王装束。身为国王他却像是发现了新玩具的孩子一般抬眼看向立在另一端的赤眸青年,清澈的蓝眼睛里浮动着盎然兴味。

“你是…我的从者?”

“不一定,那可不一定。”

他从窗沿上跳下来,从袖子里摸出一把镶着蓝宝石的短刺大咧咧地朝着青年晃了晃,那双眼睛里有蓝金色光焰逐渐被点燃,百年前的王者此刻像一头等待狩猎的青狼般慢慢地挑起唇角。

“现在让我看看,你是能驾驭本王之才吗?”

 

——————

过两天写舜远的场合


评论

热度(20)

© 羅剎寺修羅 | Powered by LOFTER